20多年來不是我為浪浪做了什麼,是牠們給了我生命的意義! | 守護浪浪 | Vanessa

阿美姐「新北市保護動物協會」(又稱慈音園)的創辦人,外表樸實的女性,但在言語間她的韌性卻是無比強大,投身動保至今已28年,她很肯定地說:「這些年不是我為浪浪做了什麼,而是牠們給了我生命的意義!」因為毛孩們,她走出了憂鬱症之苦,擺脫了輕生的念頭!

阿美姐「新北市保護動物協會」的創辦人,視每個浪孩都是她的孩子!

用媽媽保護孩子的韌性,開啟守護浪浪一輩子的約定!

28年前的某天,阿美姊坐摩托車等著紅燈,眼角餘光撇見路旁一隻母狗,正翻咬垃圾,沒想到立刻遭到惡狠狠的驅趕追打,只見母狗不放棄的,忍著痛死命咬著食物,阿美姐也出聲制止了這一切。

好奇心驅使下,阿美姊跟母狗走,走著走著⋯發現五隻幼犬,母狗剛剛用生命護食,原來只是要餵飽自己的孩子!頃刻間,阿美姊腦中空白淚流不止,心想「一隻母狗能夠有這麼大的愛心,不顧牠的生命那打死不退的精神,一切是為了讓牠的孩子可以有一頓溫飽。我們今天是人,有手有腳,為什麼要這樣對待牠?」阿美姊此時許下心願:「我願意後半輩子幫助狗兒、讓牠們有的吃。人一天三餐,我一天一餐就好,兩餐給狗。」這六個孩子讓阿美姊走出憂鬱症的陰霾並且投身動保之路;阿美姊也一路堅守承諾,從六個孩子的媽,轉變成四百個孩子的大家長。


一份力量眾人支持,讓她心懷感激
在民國93年時慈音園被大火摧殘,一場意外帶走了阿美姐努力的心血,但這沒有擊退她守護浪浪的決心,反而強化她的意志:「我是牠們的支柱,絕對不能倒!」為了讓浪孩們有安穩的家,阿美姊毅然決然地向12間銀行申請現金卡借貸,幫孩子們租了五股的地,並於2年後成立了現今的新北市保護動物協會。

阿美姊一直感謝老天十分保佑與眷顧她,在許多困難的時刻,都有朋友與貴人相助,現金卡的債務在與銀行協商後得以慢慢償還,園區也開始收到民眾的愛心捐款,毛孩們的生活從此漸趨安穩。

慈音園還有兩個重要人物,是阿美姊的愛徒-慈音哥哥,年紀輕輕的他們已經在慈音園服務好幾年了,其中一位林哥哥的父親是捕犬員,小時候就看過收容所安樂死的情況,因此,在他國小三年級的時候便自發地到慈音園幫忙,希望盡自身力量讓狗兒不要再經歷安樂死的痛苦。另一名邵哥哥則是林哥哥的國中好友,兩人便從國中開始「一人一支掃把的人生」,阿美姐幽默的形容著,意思就是兩人從此展開掃便便的生活了。


未來發展與傳承計畫,為所愛打造更好的家

為了讓毛孩們可以有更好的環境,阿美姐賣父親留下來的房子,去購買一千五百坪位於石門的新園區,五百坪規劃為收容園區,另一千坪則作為訓犬區。阿美姊知道慈音哥哥們對於狗兒訓練十分有興趣,所以期盼他們能靠一技之長得到收入,未來可以養活自己、妻小與慈音狗兒們。阿美姊考慮得很遠,不諱言地說自己會有一天離開,不可以只想到自己好,也要為他人著想。

再加上收容毛孩的數量與日俱增,毛孩沒有好的出路是不行的,因此希望藉由訓練幫助牠們更有機會找到好的歸宿,尤其是比較不好送養的米克斯。阿美姊語重心長地訴說著她未來的期望:「幫慈音孩子找到一個屬於牠們的家,真正屬於牠們的天與地。

感同身受毛孩的苦,讓她願意繼續做並且做更多

你若沒有吃過苦,不知道什麼是苦;吃過苦才懂得給予。」這是阿美姊深刻的體悟,阿美姊是苦過的人,所以她能夠深刻地同理流浪動物的苦,也因此願意為牠們付出。「狗兒不求什麼,只求有的住、有的吃,求一個安穩而已,我們人類只要一人給予牠們一點點,少買一些名牌,就可以讓牠們少餓一餐。」阿美姊這麼說著。

我們都知道,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為流浪動物這麼做,所以阿美姊願意替大家多做一些,並且義無反顧地做下去,然而園區四百多隻毛孩每個月需要400包飼料,龐大的花費是不爭的事實!

期盼大家可以用小小的心力認捐飼料,幫助米克斯們在慈恩園每天吃得飽飽,健健康康的等待那個屬於牠們的天與地到來!

愛心認購飼料連結https://goo.gl/1LoIZ1